幸运飞艇哪国

當“數學”與“科學”相駁, 我們該何去何從?

作者:教育信息網 2019-12-22 瀏覽:11
導讀: 當“數學”與“科學”相駁, 我們該何去何從? 郭俊華 發現這個“矛盾”還要感謝學校的本次教研活動,在這次教研活動中,我有幸聽到我校教師楊萌萌老師執教的一節一年級的科學課。楊萌萌老師設計多種有趣的活動幫助學生既理解了本課的重、難點,又使學到的知識得到了有效的鞏固。...

當“數學”與“科學”相駁,

我們該何去何從?

郭俊華

發現這個“矛盾”還要感謝學校的本次教研活動,在這次教研活動中,我有幸聽到我校教師楊萌萌老師執教的一節一年級的科學課。楊萌萌老師設計多種有趣的活動幫助學生既理解了本課的重、難點,又使學到的知識得到了有效的鞏固。

我一邊聽課一邊暗暗的想,這不正好與我們數學上學的“位置”這部分知識一樣嗎?哦,原來學科綜合使得多學科共同習得相同的知識。嗯,這樣也挺好,數學知識本來就是來源于生活而又運用于生活,這不在科學課上就用到了我們的數學知識。

我正暗暗高興,但聽著聽著,卻發現了問題,這節課上有一個知識點是在一個9宮格里,幫助小青蛙捉蟲子,要求學生運用學到的位置詞語來描述方向,幫助小青蛙來捉蟲子。我聽到一個學生在說:“小青蛙先向前走3格,再向左走5格,就能吃到蟲子”,什么?什么?這種九宮格的題在數學上都是用“上下左右”來描述的,在這里怎么又用“前后左右”來描述了呢?我明明記得同是人教版一年級的數學教學參考書上建議:由于一年級學生的年齡小,不對學生做過高的要求,在判斷物體的位置關系時,只要以觀察者為觀測點來判斷物體的左右就行了。是不是這道題出錯了?我隨即翻開后排學生的科學課本,看到的題目與本題一模一樣,現在可以確定題目沒有出錯。雖然置身在青蛙的情景中,用前后左右來描述它的方向更為合理, 但我仍然在質疑:在相同的學習時間內,科學教材和數學教材這樣來安排學習的內容,讓判斷力還比較薄弱的一年級新生如何來分辨?難怪每次在這種題型上學生老是出錯,屢教不改。現在我算終于找到問題的癥結所在了。

課后,我發現王主任也存在同樣的疑惑。經過再讀課標和研讀教材,最后我們發現,一年級數學位置教學教材中確定位置的方法是平面上確定位置的方法,圖形和植物是按我們觀察到的上下左右分,人和動物怎么辦?這是個難解決的問題,數學上一般情況下動物和植物一樣不分左右,與我們人觀察的左右為準。人物就與人物在圖中的左右為準。但是如果題目中有情景,像科學上出現的這種題型,就要把小動物想象成人,以小動物自己的前、后、左、右來判斷。

通過這次小風波,讓我聯想到我們要設置有彈性的教學評價標準,學生的答案只要有道理,就應該讓它存在。如在看圖列式中有這樣一道題:一個盤子里有4個蘋果,箭頭指向另一個盤子,里面一個蘋果也沒有。我們往往按照大人理解的事物發展的順序來判斷:4-4=0,因為最終盤子里一個蘋果也沒有了,算式的結果應該反應的是事情發展的最終結果,即一個也沒有要用“0”來表示。如果有學生列出4-0=4,我們會不由分說的判斷為錯,理由是算式的得數不是最終結果。但是如果仔細想想,這樣列式也是有它的道理的:原來盤子里有4個蘋果,被小朋友吃了一些后,盤子里一個蘋果也沒有了,求小朋友吃了多少個蘋果? 如果學生是這樣理解的誰又能說他理解的不正確呢?因為題目本身并沒有提出任何問題,所以此題就可以作為一個開放性的問題來解決。

美術上已經不把畫得像作為一幅畫的評價標準,只要畫得有道理,甚至即使畫得很不好看,只要有一定的意義,就是一幅好的作品。為什么我們數學上不能借鑒一下呢?我們常常說要發展學生的思維,不要泯滅了學生的創新思維,其實開放教學評價,多多發現認識上的“矛盾”和答案上的“沖突”,給學生一個“解釋”的機會,相信我們會迎來更多數學上的達芬奇。


轉載請注明出處:教育信息網,如有疑問,請聯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grcsybk.cn/post/18824.html

標簽:

添加回復:

◎HUANYINGCANYUTAOLUN,QINGZAIZHELIFABIAONINDEKANFA、JIAOLIUNINDEGUANDIAN。